孙小果和昆明的黑道大哥们

全文(共6页)
现在,随着孙小果越来越多的信息曝光,随着我对昆明90年代至今的黑社会的研究,我觉得可以以孙小果为引子,写一写昆明的黑道风云。

当然,昆明黑社会近些年被警方打掉了很多,今天只写一些我觉得有代表性的黑社会分子。

另外,写这些,并不是想抹黑昆明,恰恰是赞美昆明的法制昭昭,赞美中央打黑打得好,打得大快人心!

一、

孙小果,1975年10月27日出生于昆明。

其父姓陈,昆明市某单位职工;其母孙鹤予(曾用名孙学梅),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民警。

也就是说,孙小果随母姓。

1982年,孙小果7岁的时候,父母离婚。

1992年,一位名叫李桥忠的男人,以其继父的身份,走进孙小果的人生。那时李桥忠在部队,也许是因为这层关系,17岁的孙小果入伍镀金,很快就进入某武警学校学习。

1994年10月16日,孙小果等两名武警学校学生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,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,并将其轮奸。

出事后,在法院的判决书上,孙小果年龄一栏写的是“出生于1977年10月27日”,也就是说到1994年10月是17岁,那么,两年前入伍时年仅15岁?那个年代,未满17周岁,是禁止入伍的。而部队资料显示,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,后经证实,这确实是孙小果真实年龄。

总之,如此这般一操作,孙小果因未满18周岁,被判有期徒刑3年。在5名轮奸犯中,孙小果判刑最轻,其余4人分别为6年、5年、5年、5年。

后在孙鹤予、李桥忠四处活动之下,孙小果被取保候审,并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,如此这般一操作,孙小果竟然奇迹般地不用坐牢。

所谓人性本善,孙小果不是一出生就是恶霸,为什么变成这样,也许跟母亲的溺爱和包庇有关。犯法了,不是去惩罚他,让他引以为戒,反而帮他擦屁股,生怕他在监狱中受一点苦,可想而知平常在生活中对他是多么溺爱了。

再加上父母在他7岁时离婚,17岁又多了位继父,这多少给他心理造成一定的阴影。

当然,除了跟家庭环境有关,还跟当时的社会环境也相关。

二、

1994年的强奸案后,孙小果离开了部队,开始职业混黑社会。

那时,港台的夜总会、酒吧等娱乐场所,开始流传到内地。同时,香港黑帮电影《古惑仔》也火上浇油,内地城市黑社会纷纷崛起。

像哈尔滨的乔四(我公众号有写),沈阳刘涌(传闻扇刘德华耳光),石家庄张宝林(《征服》孙红雷饰演的刘华强原型),还有吉林黑老大梁旭东,郑州“黑道教父”宋留根,贵州青龙帮老大赵元良,太原黑老大李满林、小四毛等等。

那时候,每座城市都有黑老大的传说,甚至每个县城都有。

昆明的黑社会有所不同,因为地处西南边陲,靠近 角,因此成为毒品打入内地的桥头堡。

于是,昆明的黑社会显得更加鱼龙混杂一些。

比如“四川帮”老大蒋家田,在昆明火车站附近区域,是闻名江湖的“蒋老爷子”。

他出生于1953年,比孙小果大22岁。1990年,四川省宜宾市南溪县农民蒋家田来到昆明,起初靠在昆明南窑火车站倒卖火车票度日,之后开始零星贩毒。

后来逐渐形成了以毒养恶、以恶护毒的黑恶势力。

除了四川帮,还有镇雄帮、东北帮、湖南帮、洪兴帮等等,其中镇雄帮势力较大,听说东北帮也要让其三分,毕竟镇雄县隶属于云南,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,而且镇雄县在云贵川三省结合部,民风比较彪悍,甚至有自制的土枪。

当然,昆明的东北帮也很硬核,虽然人少,但土枪什么的,他们也有。

镇雄县很多人到昆明务工,他们比较团结,谁被欺负,都能一呼百应,久而久之,一

回复帖子:
更多好帖,尽在云南